新闻动态

<<返回上一页

像欣赏艺术品样左看绿雕厂家看

发布时间:2019-08-12 23:30来源:w88手机版登录点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1986年的夏天,一场大雨过后,山西省河曲境内的黄河上发了大水,不少鱼儿被冲到了近岸的地方,在草丛里蹦跶。住在黄河岸畔的人们见了,争先恐后地跑到河边捞鱼。38岁的木匠吕培田也带了一个铁耙,来元头湾河畔碰运气。几耙子下去,吕培田感到手中沉甸甸的,他一用力,耙子钩起了一个怪东西。

  这是个黑不溜秋的大疙瘩,看上去似石非石,似木非木。放在手里一掂,份量还真是不轻。吕培田把这东西放到大水桶里,没想到它很快就沉到了底部。吕培田用鞋刷细细地把这个凸凹不平的家伙洗了一遍,连每个窟隆洞眼里面都没有放过,后才发现这是一截树根。吕培田把这个东西摆在家里的窗台上,左看右看,越看越是喜爱。他蓦然觉得,这个东西很像两个动物相斗的造型,而且,这东西比自己精心打造出来的木工家具要有意思得多。吕培田便拿起工具,开始小心翼翼地将自己捞到的“宝贝”加工了一下,将它变成了一个小小的艺术品,并为它起了一个笨拙的名字,叫“猴子戏老鹰”。

  这就是吕培田走进根雕艺术殿堂的伊始,那块木疙瘩,行内被称为“阴沉木”,是根雕爱好者们喜欢的原材料。从此,吕培田便一发不可收拾,着魔般地迷上了根雕艺术。

  好好的一个手艺人,不钻研自己的木匠活儿,成天围着树根转。吕培田的行为让家里人很不理解,也有不少人在背后笑话他。吕培田顾不上理睬别人的眼光,一门心思钻在自己的根雕天地里。起初,他走街串巷,在各个村子里乱走,到处寻觅好的根雕材料。只要遇到一个自己喜爱的树根,就赶紧如获至宝地将它绑在摩托车上,一路风驰电掣地带回家。同村的老人看到他,惊愕地说:“培田这小子是咋想的了?这么大个树疙瘩,回去能劈得开吗?”了解他的人笑着说:“老吕这是又找到一个好宝贝了!”

  回到家中,吕培田将自己的“宝贝”轻轻放在地上,开始给它剥皮。这个工作看似简单,实际上很不好做。电锯不能用,大型的工具也不能用,唯恐会伤害到了树根的形状。吕培田找到一只过去捣榆皮用的锤子,慢慢地一点一点地敲去树根的表皮。加工到内皮的时候,他更加小心,一举一动都非常温柔细致。看他谨慎的样子,不像是在进行根雕,倒像是在创造着一项伟大的艺术。而实际上,去皮只不过是根雕的基础工作。

  吕培田将剥去外皮的树根立在地上,像欣赏艺术品一样左看看,右看看。这一看,就是好多天。过一段时间,他还要将树根换个方向,正立、倒立、斜立,上下左右前后,每一个角度的样子,都深深地印在他的心里。他琢磨着,要让这个树根的外形、气质,得到的表现和利用。妻子很不理解吕培田的举动,在她看来,整天围着一个木疙瘩转来转去,嘴里念念有词,还不如好好地做几件木工活,给两个儿子多赚点儿读书的费用。吕培田明白妻子的顾虑,他信誓旦旦地保证:放心吧,再怎么爱好根雕,我也不会误了木工活儿!他心里清楚,做木工活儿与根雕艺术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实则二者相辅相成,技术是互相促进的。

  几年的时间,吕培田渐渐入了根雕这一行的门,也积攒了不少经验。起初,他看到一个被砍倒的树茬就欣喜若狂,跑上去大挖一通。后来,他才慢慢了解到,河曲这个地方紧傍黄河,在岸边生长的多是杨柳。这些树根深体大,材质疏松,形状也不好。而且由于水土的问题,杨树雕出来的东西也不好保存,干了容易开裂,湿了容易起虫,想要拿出一个好的作品,简直是难上加难。明白了这些之后,吕培田开始向山里进发。他常常骑着一辆摩托车,带着工具在各个山坳转悠。看到悬崖边上裸露着半边的朽树,看到一些自己枯死的老树,看到那些被羊啃过、被闪电击过的“伤”树,吕培田都格外兴奋。他明白:树跟人一样,愈是有经历,愈是有开发的价值。

  于是,吕培田的足迹越来越多地向远处延伸。城关、巡镇、鹿固、旧县……只要有空,他就骑着那辆摩托车去山里“淘宝”。槐树、椿树、榆树,甚至晋西北特有的红柳树、不知名的野树,都是吕培田根雕的原料。时间久了,他慢慢摸索出一个规律来:越是干燥、石头多的恶劣环境,树根的造型越好,越容易找到心仪的原材料。当然,付出的辛苦相应也就更多了些。那坚硬的土地,那些虬根纠结的土壤,都是难啃的“硬骨头”。吕培田躬着身子,一点一点地清理着碎石和土壤,汗水从他的额头涔涔流下,他却顾不上擦一把,眼睛直盯着渐渐裸露出来的树根。有一次,吕培田从山里刨出一个酷似豹子的树根。他将这个树根摆在地上,围着它转了好几圈,兴奋得不能自已。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美滋滋地抽了三根烟,情不自禁地说:“这真是上天赐予我的宝贝呵!”这个宝贝,就是吕培田后来的作品“金钱豹”。在他的地下室里,笔者看到了这个作品:高高竖起的有力尾巴、柔软俊俏的耳朵、伏低身子狩猎的姿态,的确是难得的,看了让人一眼难忘。

  浸淫根雕艺术多年,吕培田变成了一个地地道道的“根雕迷”。他不光自己爱雕,还时常到外地去参观别人的根雕展,也拜访了不少出名的根雕艺术家,感觉自己受益匪浅。在河曲本地,他成了远近闻名的根雕高手,有人上门求购他的根雕作品,有人来参观他现场根雕,还有人成了他的好朋友,为他提供了一些根雕信息。吕培田没有因为人们的赞美而变得骄傲起来,在他看来,什么“根雕高手”、”根雕艺术家”的头衔,那都是虚的。他忠实地履行了对妻子的承诺,没有放下自己的木匠工作,但是,他却把一颗爱好根雕艺术的心传递给了两个儿子。两个儿子成年后,都不同程度地对根雕艺术有所涉猎,尤其是他的大儿子,不光积极为父亲搜集好的根雕材料,还自己上手雕刻了不少作品。

  吕培田对儿子的爱好采取了顺其自然的态度,不阻止,也不鼓励。但是,有时父子俩人还是会为某一件作品争执起来。儿子喜欢这样,老子偏要那样。终的结果往往是儿子让了步,只拿父亲废弃的半成品来练练手。儿子的孝顺吕培田是明白的,他嘴上不说,眼里却溢着止也止不住的笑。老吕说,他追求根雕艺术28年,让他下辛苦的一件作品是书圣王曦之的像,原材料就是儿子为他找回来的。那是去年的一天,小吕开车去代县送货,偶然间看到了一个造型奇特、将近两米长的树疙瘩,他一见,立刻想到了酷爱根雕的父亲,马上放下生意,把这截树根给父亲带了回来。吕培田见了树根大喜过望,他抚摸着疙里疙瘩的表皮,激动得连声说:“宝贝啊,宝贝!”

  这个大家伙一下子占据了吕培田所有的空余时间。刨去外皮之后,只要有空,他就背着手,绕着这个树疙瘩转圈,一圈,一圈,又一圈。老伴嗔怪地埋怨他:“走火入魔了都!”他也顾不上理睬。那段日子,吕培田的确是有几分走火入魔的迹象,饭不好好吃,觉也不好好睡,看人的眼光直勾勾的,光有动作没有表情。有时半夜睡着睡着,就一骨碌爬起来,扑到窗前看他的宝贝树根。经过了三四个月的思考,吕培田的脑海里构思出了完整的作品效果图:书圣王曦之高髻长髯,表情肃穆,他身着宽衣博带,隐逸出尘之风扑面而来……想好之后,吕培田就开始动手操作。65岁的他,不顾自己年事已高,将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在根雕上。这一雕,就是将近半年的时间。作品完成之后,好多根雕爱好者都跑来看。这个高达155公分的书圣雕像赢得了许多人的喜爱,不说别的,光是那些层层叠叠下垂着的古代服饰,就让人有浑然天成的感觉。吕培田得意地说:其实这个根雕在构思上费的功夫,雕刻方面嘛,只注重了肩部以上的雕饰,下面都是天然形状,基本没动。

  搞根雕这么多年,你要问吕培田他得意的作品是什么,他还真说不上来。在他的地下室里,笔者看到了琳琅满目的根雕作品,不管拿起哪一个,老吕都有说不完的故事。像那个长不盈尺的小孩,原来是雕成了一只狮子,头冲着地面,身体保持着奔跑之势。后来,他在偶然的回头一瞥当中,觉得它换个角度看更有别的意味。于是,他拿起刀,将已雕成的狮子调了个头,稍加修饰后将它变成了一个可爱的童子。孩子张开双臂向前飞奔,雀跃之态跃然纸上,嘴里好像还在喊着:“妈妈,要抱抱!”还有一次,正好是开发移民村的时候,好多树都被推倒了,到处是树桩。吕培田捡回一只形似狐狸的树根,费了半月的功夫雕成了一只觅食的狐狸,但他总觉得这只狐狸只有形,没有神。心心念念地牵挂着,就总是忍不住盯着它看。正月十五那天傍晚,吕培田猛一回头,忽然发现这狐狸的后半截像个兔子。他立刻跳起来,果断地将已经雕好的作品锯掉一半,用几天的时间将狐狸变成了兔子。大家一看,都夸它“真是个好兔子,连两只长耳朵都那么逼真可爱呢!”

  在展览室里转了半天,笔者的眼睛都快要看花了,“寿星”、“济公”、“关云长”、“福禄寿三星”、“天伦之乐”,还有长袖善舞的唐代仕女、惟妙惟肖的十二生肖,它们各自有各自的特点,哪一个都充满了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力量。人们都说:“朽木不可雕也。”吕培田却将树根的天然形质美依式造型,因材施艺,变成了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这需要的不光是高超的雕刻技术,更是发现艺术发现美的敏锐眼光啊!吕培田说,有时候很容易产生灵感,一剥了树皮马上就想动手了。他现在正在雕刻的一个名叫“童子送福”的根雕作品,造型是一童子骑在一只幼年的麒麟上,一只手高高地托举着一只蝙蝠(取“福”的音)。童子胯下的麒麟尾巴怒举,匍匐着身子,呈将跃未跃之势,腿部皮肤的褶皱清晰可见,很有质感。吕培田用手抚摸着浅黄色的皮肤褶皱,感叹地说:“瞧瞧这纹理,这形状,多漂亮呀!”

  记者参观了吕培田的地下室,又观赏了在“黄河奇石馆”陈列的根雕作品,实在难以想象这些充满了大自然气息的艺术品就是靠那长不过一拃的小小刻刀雕出来的。吕培田说:“多数造型要靠自然形成,人工雕琢得多了就会失去自然之趣。我做得多的是人物的面部刻写,刻得好了,能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他拿起一柄小小的三角刻刀,说:“你看,人物的眼皮呀、头发丝呀,都是靠这小东西雕成的。”我问他:“这么多年了,你觉得自己的根雕风格有变化吗?”他把脸色一正,严肃地说:“当然有变化!过去不懂根雕的真谛,只追求形似,现在啊,已经知道追求神韵了。”他拿起两只小鹿根雕叫笔者看,早年的一只鹿好多部位都有人工雕琢的痕迹,连其中的一条腿都是安上的。晚期的作品呢,整个鹿身和四肢都是浑然天成,连那条颜色发黑的细细尾巴都是树根本身一截坏死的细枝。他不由自主地感叹:“越是学得多,越是觉得自己无知啊!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我还需要不停地积累,不停地尝试。”

  吕培田的根雕作品引起了许多客商的兴趣,不少人上门找他洽谈购买根雕的事宜。吕培田说:“我这只是个兴趣爱好,没有形成个产业,怎么卖呢?”其实,在老吕的内心里,他是把自己的作品当孩子一样看待的,哪一个都舍不得卖出去。这些作品中,尤其是一个名为“二人台”的根雕,获得了许多客商的特别喜爱,吕培田却板着脸说:“二人台是河曲的,不卖给外地人!”大家都笑着说:“老吕这人真怪!人家是只怕东西卖不出去,他是只怕人家把他的东西买走!”后来,吕培田的一个朋友跟他说,自己在西口古渡附近开了一家“黄河奇石馆”,不如把这些根雕作品放在馆内,一面展览,一面销售。吕培田想了半天,后终于答应了。他把自己的部分作品运到“黄河奇石馆”里,羸来了不少客商的青睐。

  从1986年爱上根雕到现在,吕培田已经走过了整整28个年头,当年的中年汉子也变成了一个精神矍铄的小老头。在15年前,老吕还患上了糖尿病,但他红光满面,声音宏亮,你看不出他有一丝一毫的病态。老吕说,根雕是一种精神疗法,只要一拿起刻刀,站到树根跟前,他就浑身舒坦,没有一点儿难受的感觉了。用他的话来说:“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要搞根雕,就要享受,这样我的人生才有意义,一辈子也没有白活!”
想了解更多详情,请访问:绿雕厂家,绿雕工艺品,仿真绿雕,w88手机版登录-w88官网中文版官网: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